当前位置

山西辛亥革命官僚階層——巡撫陸鍾琦之死

辛亥革命网 2011年04月18日 来源:三晉都市報 作者:馮迪 查看:12578 次

1911年10月6日,陸鍾琦在秋日陽光下抵達太原,23天後,在辛亥革命的太原起義中,他以自己的死於非命結束了山西巡撫的曆史。
 

  山西最後一任巡撫陸鍾琦的悲劇命運,是從他的幸運被提拔開始的。

  這位原籍浙江蕭山的光緒十五年進士,少年勤學,清廉自律,忠孝傳家,廣有賢名,做過溥儀父親載灃的老師。史載他“為人卞急”。與人論事意見不合,曾“遽起向床下提溺壺擲來”。他對直隸賑災事務的處理,在湖南整頓司法澄清積案的成績,亦使他頗有官聲。1910年,陸鍾琦意外擢升,由江蘇布政使接任山西巡撫。

  山西巡撫向來是眾目睽瞪之職。彼時的山西可謂領中國最早“開化”之風氣。1892年太原火柴廠,1898年有山西機器局。山西的知識階層很早就傾向於革命和排滿。陸鍾琦的前任丁寶銓素稱能吏,卻因“文交慘案”牽連被去職。繼任者本該是溥儀帝師陳寶琛,陳卻因故請留京。山西巡撫的大印就這樣莫名其妙由江蘇布政使陸鍾琦接手了。

  但也不奇怪:他是最對朝廷忠心耿耿的臣子。庚子事變中,他曾勸阻上司支持義和團;八國聯軍入京,他曾閉門自縊卻被救下。眼下革命風雲動蕩,清廷不授這樣的忠臣賢臣以要位險位,情以何堪?

  1911年10月6日,陸鍾琦在秋日陽光下抵達太原,23天後,在辛亥革命的太原起義中,他以自己的死於非命結束了山西巡撫的曆史。

  山西巡撫的“詛咒”

  在上任的道路上,不知道陸鍾琦有沒有察覺他的前任們的命運。

  1900年,極端仇外的山西巡撫毓賢一味鼓噪“義和團民心可用”,積極執行“仇洋滅洋”的極端主義政策,鼓勵山西的義和團濫殺外國人和一切與“洋”字有關係的中國人,並一手製造了駭人聽聞的“太原大屠殺”。據統計,在他主撫山西後,山西的義和團和清兵一共殺死外國人和他們的家屬191人,殺死中國教民和家中使用“洋”物品的中國人一萬多人,燒毀教堂、西醫院、洋號、孤兒院等200多所,房屋二萬多間。當清王朝再次戰敗後,毓賢便成了清王朝和列強談判的犧牲品,八國聯軍要求懲辦的中國官員中,就包括毓賢。清政府先是下令將毓賢撤職流放到新疆,之後又追加刑罰,在毓賢行至甘肅蘭州之時,將其就地斬首明正典刑。

  自從毓賢開始,山西巡撫這個職位仿佛中了詛咒一般,從來沒有一個官員能在這個位置上呆得長久。

  在1900年到1911年11年的時間裏,包括陸鍾琦本人在內,山西更換了10位巡撫,在任時間最長的是恩壽,他從1906年正月到1907年八月,共1年零七個月,其次為岑春暄,但也不過1年零4個月。其餘的幾任,很少能夠有超過一年的。

  這是一個不祥之兆,封疆大吏的頻頻更換證明了這個沒落王朝的政局是何其不穩。

  陸光熙之謎

  陸鍾琦抵達太原的第五天,武昌新軍起義,辛亥革命爆發。11天後長沙、西安同日起義。憂心忡忡的陸鍾琦調兵遣將,一麵布置河防、預防一河之隔的陝西革命軍進入山西,另一麵決定將他不信任的太原新軍調開。

  當清王朝創立的新軍成為辛亥革命的主力時,朝廷對未起義的新軍的懷疑已經達到極點。陸鍾琦也不例外。而事實是,他所統帥的太原新軍,已經從上到下幾乎盡在同盟會會員之掌握中。

  對這種情形,陸鍾琦不是沒有察覺,他試圖將太原新軍調離便是他所采取的措施之一。此外,有資料表明,他還試圖並決定立即調巡防隊兩旗到太原(行至忻州,太原已起義,被忻州知州朱善元勸阻回到大同)守衛巡撫衙門和彈藥庫等要害部門。劉存善的《山西辛亥 革 命史》說:陸鍾琦還打算“以視察新軍為名,統計官兵無辮人數;最後著人搜集同盟會員名單,準備一網打盡”。這一點恐怕是不確切的,在辛亥革命後,麵對奔湧而來的起義狂潮,清政府早手忙腳亂,他們下了一係列讓步的諭旨,其中之一就是如果發現有革命黨人的名冊,立即予以銷毀,不予追究。

  這個危急的時刻,陸鍾琦的兒子陸光熙(字亮臣)來到了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太原城。陸鍾琦的次子光熙,曾留學日本、與閻錫山是陸軍士官學校同學。他特殊的身份和敏感的時機使得他的到來反而加速了父親的敗亡。

  陸光熙到來的原因到今天還是一個謎,陸鍾琦的家庭教師孫振汝在《陸鍾琦父子之死》中回憶說:“知道陸鍾琦反對革命,又不能擁兵自衛,此次來太原,既欲維持他父親的地位,又怕時局決裂,所以他的計劃是俟革命軍至,不戰不降,調停中立,聯係上級軍官,以取和平。”而在閻錫山的回憶裏,陸光熙是陸鍾琦招來的,目的是為了“緩和革命”。

如需转载,请先联系我们。 (投稿EMAIL:xhgm@xhgmw.org 在线投稿

填写您的邮件地址,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:
分享到: